你的对象,未必恰似你想象
2020-08-28 20:22:47
  • 0
  • 0
  • 0

来源: 利维坦  Fleerackers

利维坦按:

如果用买菜来类比作者在文章中所表达的观点:我们对于什么样的蔬菜新鲜、健康,有着大致趋同的标准,就像是我们对于“怎样才是个理想伴侣”有着重合度很高的答案——但另一方面,你爱吃什么菜又不爱吃什么菜,则属于个体差异,就像每个人最后挑选的伴侣,又会有极大但差异性。

然而爱情跟买菜不同的是:我们对于今天买什么样的菜心里门儿清,但对于要找怎样的对象,更多的时候即便用再多语言描述,仍可能一头雾水。

去年,我简单地制作了一个陌生人约会模拟软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激发了我做这样一个软件的灵感——也许是我稳定的恋爱关系使我错过了单身生活的乐趣——尽管我也喜欢关系的纯粹简单。

在这个软件中,我对潜在的约会对象们并没有使用调查表或算法推荐,也没有进行深思熟虑的匹配。取而代之的是,我从在酒吧、足球比赛和晚宴上遇到的单身人士那里收集电话号码,并随意设置配对。虽然我的大多数“配对”从来没有撮合过双方哪怕见一面,但让我惊讶的是,其中有一些配对成功地进行了两次甚至三次约会。更令人惊讶的是,招募单身人士是如此容易!不管走到哪儿,似乎总有人在情感生活中感到沮丧,沮丧到足以让他们希望能在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安排的约会中抓住新的机会。

这种策略可能并没有听起来的那么疯狂。当我们预测谁会和我们坠入爱河时,您的猜测可能和我的一样“好”。至少一项发表在今年6月的《实验社会心理学杂志》(the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上的研究宣称:“鲜有证据证明,人们希望自己的伴侣变成自己理想中的那样。”

(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abs/pii/S0022103118305961)

该论文的第一作者、科隆大学的博士后研究员耶罕·斯帕克斯(Jehan Sparks)说:“这些数据非常有说服力,我们可能无法完全了解推动我们爱情欲望的真正原因是什么。我们通过许多不同的方式进行了测试,并为这一结论提供了充分的证据。”

在预测爱情兴趣方面,单身者的“理想型”并不一定比其他人提出的建议更好。

© Hans von Aachen

斯帕克斯和她的团队进行了两项研究,探讨我们的理想伴侣类型(即我们认为理想伴侣应当拥有的品质)是否可以预测和我们最终结为伴侣的人是谁。在第一个研究中,单身人士与一个陌生人约会并向斯帕克斯团队报告了约会的进展情况。在第二个研究中,将近600人(单身和非单身)提名了五个他们所倾慕的朋友或熟人,并按照他们的倾慕程度对他们进行评级。(已经有伴侣的参与者则是对当前的伴侣进行评分,而不是对朋友或熟人进行评分。)

在两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均要求参与者列出他们认为伴侣最重要的三个品质,然后按照这些品质对每个提名者进行评分。也就是说,每项研究的参与者都报告了他们的提名人在多大程度上符合这些品质——第一组报告的是约会对象,第二组报告的是倾慕的人,评分范围从1(“极不典型”)到11(“极典型”) 。

他们还通过回答“ ____非常是我理想的浪漫伴侣”和“ _____永远在我心中”等问题来表达自己对提名人的浪漫兴趣。由于关于受访者最看重的伴侣品质的问题是开放性的,因此人们在两项研究中提出的清单各不相同,内容涵盖了从纹身到与孩子融洽相处的一切特性。

接下来的研究很重要:在两项研究中,人们不仅使用自己自由选择的伴侣特性来评估潜在伴侣,而且还必须使用他人(某个随机的研究参与者)提出的三个最优先考虑的品质(研究人员确保这些品质有所不同)来判断和提名者坠入爱河的可能性。

举个例子,如果纳迪亚(Nadya)认为伴侣最重要的三个品质是“厨艺好”、“忠诚”和“风趣”,而米拉(Mira)的选择是“聪明”、“外向”和“好身材”,那么,在这项研究中,纳迪亚要用六种品质对她的提名人进行评分:好厨艺、忠诚、风趣、聪明、外向以及好身材。

理论上来说,如果提名人在纳迪亚所看重的三个品质上得分高,她与这个提名人坠入爱河的几率就非常大;但是,如果纳迪亚的提名人在米拉提出的三个品质上得分很高,那么纳迪亚则不太可能与之相爱。

然而,这项研究的结论却和上述假设相悖。尽管单身人士的理想伴侣类型确实可以预测他们感兴趣的伴侣是什么样的,但他们看重的这些品质在预测自己的爱情兴趣方面并没有其他研究参与者提出的品质更重要。

换句话说,不论泰勒是很忠诚、风趣,而且厨艺不错(符合纳迪亚自己的理想);还是他很聪明、外向,并且有一个好身材(符合米拉的理想),纳迪亚都有可能爱上泰勒。只有那些已经有了爱侣的研究参与者才更多地意识到自己爱的是对方什么样的品质——他们罗列出的最看重的伴侣品质,比随机的陌生人更好地预测了他们在爱情中的优先级。即便如此,两者之间的差异也很小。总体而言,爱情关系的“优先级”与人们的兴趣似乎并没有很强的关联性。

© Forbes

我们可能永远无法知道什么因素会让我们在爱情中获得幸福感。

上述研究的成果引发了关于我们是否真的对想要的东西有独到见解的疑问。说到恋爱关系,许多人喜欢认为自己喜欢一种“类型”的人,他们也自称很清楚是什么“类型”。然而,斯帕克斯的研究表明,这其实只是一种幻想。

“我们似乎只是在描述每个人都想要的优秀品质。”她说,“我们可能完全不了解自己的偏好是什么。”

这与位于美国宾州的维拉诺瓦大学(Villanova University)心理学和脑科学教授帕特里克·马基(Patrick Markey)此前的研究结论一致。马基认为:“我们其实很难预测最终在一起的伴侣是什么样的。”马基发现,人们倾向于说他们想要与自己相似的人共度余生,相信与多少和自己有所相似的人在一起,他们会比较幸福。

(journals.sagepub.com/doi/10.1177/0265407507079241)

但实际情况是,人们最终追求到的、和他们长久生活在一起的人,往往会在意想不到的方面和他们有很大不同。

这项研究是由马基和他的前妻、心理学教授夏洛特·马基(Charlotte Markey)进行的,这一研究使用调查和统计模型来探索个性、爱情魅力和人际关系之间的联系。当他们询问单身人士什么样的人才是他们的理想伴侣时,他们发现,单身人士更倾向于选择那些和自己类似的人,相似性模型成立。

但是,当研究者要求处在长期恋爱关系中的人使用相同的性格维度对他们当前的伴侣进行评分时,相似性模型却并没有完全成立。得出的结论是,那些最幸福的爱侣在支配地位、控制局势的倾向方面有所不同。其他研究也发现了类似的结果:从最好的朋友到已婚夫妇,最能长时间相处的人似乎在关键的人格维度上有所不同。

(journals.sagepub.com/doi/10.1177/0146167201277002)

我们想象中的理想伴侣类型和恋爱兴趣之间的关联,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强。

马基认为,我们很难意识到这一点:“人们通常会说,他们想要一个与自己类似的人相处;但是人们最终厮守终生的根本不是这样的人。真实的情况和我们的预期恰恰相反。”

心理学家也不确定为什么会这样,但这可能同人们很难对生活和人际关系的长期发展进行有效预测相关。“特别是如果您年轻,就很难知道随着年龄的增长生活会变得怎样,尤其是你无法预计,在你有了房贷、必须做家务,以及有了孩子之后,生活会变成什么样。”马基说,“与某人约会可能会很有趣,但是人们很难理解,如果与这个人日夜相处,作为一起生活的对象的话,日子会变成什么样。很多时候,我们真的没有考虑过。”

© Nautilus | Science Connected

生物人类学家海伦·费舍尔(Helen Fisher)的研究为这种观点也提供了一些支持。她在脑成像技术方面的研究发现了三个截然不同但相互重叠的神经系统,这些系统推动了我们爱情的三个层次欲望——也被称为“性欲”;浪漫的吸引力——初恋时我们所感受到的悸动;和与之而来的附属品——舒适、稳定的的伙伴关系,这种关系可以让两人共同度过数月、数年甚至数十年的历程。

费舍尔认为,每个系统都与自己的大脑模式和荷尔蒙活动有关,而每个系统的发展都是为了确保我们这一物种的生存繁衍。

欲望激发我们去寻求一系列的性伴侣——与潜在的“伴侣”进行探索和试验;而吸引力则鼓励我们选择,通过与特定的人相处来节省宝贵的时间和精力;最后,相互依恋的稳定关系可以确保合作伙伴在一起的时间足够长,以抚养自己的孩子,从而为下一代的成长提供所需的支持。

从长期伴侣关系的角度来看,这三种动机可能是为什么有些人能够成功地维持长期伴侣关系的重要原因之一。甚至,夫妻间的争吵方式都和和他们是否能够维持长期的关系密切相关。

(pubmed.ncbi.nlm.nih.gov/12613123/)

即便陷入争吵,但维持积极的情绪,有助于让伴侣在争吵之后仍然继续在一起生活,而在争吵中动辄提出分手或者将之前的分歧带入到新的争吵之中,则容易让伴侣分开。

(experts。illinois。edu/en/publications/relationship-maintenance-a-review-of-research-on-romantic-relatio)

另一个对伴侣能否维持长期关系很重要的因素是双方能否平均地分摊家务劳动,或者他们是否拥有相同的宗教信仰。

(asu。pure。elsevier。com/en/publications/the-experience-and-expression-of-anger-guilt-and-sadness-in-marri)

(pubmed。ncbi。nlm。nih。gov/31208194/)

“日常生活并不是《当哈利遇到莎莉》 (When Harry Met Sally...)这样的浪漫电影,”马基说,“生活中非常平凡的事情通常是我们的伴侣关系中最重要的事情。毕竟,这些事占据了我们生命中的大部分时间。”在人们相互吸引的最初阶段,我们可能会被梦幻般的理想品质吸引住,例如“帅气的外形”或“鼓舞人心的谈吐”,但是当涉及与某人共同生活时,一个愿意随时去买杂货或照顾孩子的伴侣会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 豆瓣电影

当然,理想伴侣类型和现实之间的这种脱节也可能只是简单的环境问题。人们可能很幸运地找到一个符合自己理想伴侣类型的人。然而,即便如此,对方可能未必单身,甚至对你也不感兴趣。人们可能对此无能为力,无法弄清楚究竟是什么使他们在爱情中幸福,甚至也不愿意再想象未来想要的人是什么样子。

“我认为人们误解了他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持牌婚姻和家庭治疗师摩尔·布朗(Moe Brown)说。他的工作是帮助夫妻和单身人士解决恋爱或婚姻关系中的问题。像斯帕克斯和马基一样,他发现许多人很难弄清楚自己寻找的东西是不是就是真正渴望的东西。他说:“在我们的意识中有这样一部分因素,我们日常的行为受到这些意识的影响,但是我们可能并没有认识到这些意识的存在。”

例如,如果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父母经常吵架,那么他可能认为希望和一个和蔼可亲的人厮守终生,但实际上,他们想要的只是一个不会像父母那样大吼大叫、一个在冲突中保持冷静的伴侣。布朗说:“我发现在很多问题上,人们并没有仔细地进行区分。”

尽管如此,斯帕克斯并不认为我们这种对自我意识的认识不到位完全是坏事。“当我想到我真正喜欢或爱上的人时,他们都有和我真正想要的事物相悖的品质。我们对其他品质的态度比我们意识到的要开放。”

她没有按照严格的标准评估潜在的恋爱对象,而是鼓励我们依靠这种开放性——抓住爱情的机会,看看将我们带到何处。她说:“随心所欲,随心所欲。这将比您在书上看到的要更可靠。”

文/Alice Fleerackers

译/Adamache

校对/兔子的凌波微步

原文/nautil。us/issue/88/love--sex/your-romantic-ideals-dont-predict-who-your-future-partner-will-be

本文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由Adamache在利维坦发布

文章仅为作者观点,未必代表利维坦立场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
三分PK拾平台 欢乐生肖 欢乐生肖 澳洲幸运8 幸运飞艇官网 乐盈彩票APP 玖玖棋牌APP下载 北京赛车 幸运飞艇官网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